愛尚小說網->都市->超能農民工->章節

第四千三百五十五章 已是過去

熱門推薦: 重生之黑暗紀元 殺手醫生都市行 隱婚萌妻寵上癮 無賴天尊 民國二十六年我來自未來 極品殺手縱橫都市 恐怖街區 超級大中華 都市特種兵 飼養全人類

漆黑森嚴的山峰層層坍塌,只余主體,幾乎遮掩了天牢入口,只留下半尺寬的縫隙。

九天玄女未曾見過妖異血桃這“太古邪物”,自然猜不到趙富貴所思所想,只能隱約明白在自己靈肉分離進入沉睡后,有誰曾經繞過封印,潛入仙界上三層,將壽星的尸體丟在了蟠桃園,具體為兩者共同冒險,因著好處,突然襲殺,還是刻意如此,另有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此時此刻,她看著天牢殘存入口,沉默一息后道:

“外層封禁已徹底損毀。”

內里若有九天舊神、大地故鬼僥幸脫困,當可輕松離開此地。

趙富貴微不可及點頭,身體泛光,如同虛幻,直接穿過了那道縫隙,正式踏足了昔日仙界天牢,然后只見穹頂高聳,仿佛無垠夜幕,靜靜覆蓋,難見邊際,比漂浮的大陸本身都還寬廣,自成一界。

此地玉柱數之不盡,根根高足百丈,趙富貴立于其間,就像普通人來到了巨人國,由此能夠窺見彼時舊神故鬼們的軀體有多么龐大。

九天玄女跟隨進入,正蔓延神識,四下打量,耳畔忽然又響起了趙富貴的聲音:“不知天帝是何時證道,登臨了彼岸?”

“掃蕩完九天舊神和部分大地故鬼,得到金皇黑帝等支持,正式建立天庭,由此打開九重天最上層后沒多久。”流羅親身經歷了那段歷史,印象極為深刻。

趙富貴心中一動,語氣和緩如常道:“最初之時,此界是無法進入的?”

“對,只有真正的天帝才能打開此界,至于其他彼岸大人物在此之前能不能,我卻是不知。”流羅的語氣帶著些許緬懷,似乎在回想昔日天庭橫壓諸天萬界的盛況。

“看來九重天最上層真的有不少秘密啊,或者涉及天帝登臨彼岸的關竅……”趙富貴忍不住感慨了一聲。

流羅微微點頭,表示了贊同。兩者聯袂前行,深入著穹頂延伸的地方,越走越是有往下的傾向,越走越是感覺四周漆黑。只得侵染了黑氣的白玉柱子閃爍微光,勉強照出方圓之地。

黑暗環繞于周圍,靜如深潭,沉似九幽,仿佛潛藏著一個又一個的可怕怪物。

恐懼來自未知。未知得源神秘,神秘孕育于虛暗。

流羅正待說話,忽然心血來潮,目光微轉,結合神識看向了左側的深沉黑暗,那里靜悄悄毫無變化,像是千年萬年皆如此。

她來回打量著四周,只覺黑暗里似乎有什么在游動,語氣終于多了一點凝重道:

“我總感覺有雙眼睛在看著我們,從四面八方任何一個位置靜靜注視。但又仿佛只是幻覺,沒有別的痕跡,更無氣機的牽扯……”

趙富貴負手前行,含笑循著流羅的目光看了看道:

“某也有這種感受。”

他對此仿佛毫不介懷,一點也不擔憂,除了身體浮動淡金,悠閑得像是在自家玉虛宮內信步游走,甚至隨口問道:“昔日雷神在天庭究竟是什么形象?可有特別之處?”

流羅身為主持天庭征伐之事的大神通者,自不會被莫名又詭異的窺視嚇到,心湖平靜。閑聊般回答:

“當初的雷神以忠誠剛猛著稱,對權勢并無興趣,除了喜愛戰斗,閑暇時光都在琢磨自身之道。希望雷法再有突破,以此擺脫先天神軀的限制,老實說,知道他背棄天帝,斬出的佛門之身也背棄了靈山,墮落為魔佛時。我幾乎不敢相信。”

“一個生靈能夠偽裝一時,但不可能始終偽裝,直至轉折,而雷神從遠古雷海內誕生后,義氣忠誠的評價一直伴隨著祂,到天庭墜落之戰前都從未改變,我等同僚絲毫不覺得有問題。”

不,天庭墜落之戰前,魔主打上仙界前,雷神就已經心懷異志!趙富貴聽得微微發怔,九天玄女對雷神的印象竟是這樣,哪怕如今亦未醒悟雷神早就開始背叛。

由此足見魔佛前身有多么擅于偽裝!

幾乎是天生的本領嗎?

沒解釋此事,趙富貴在四周深邃幽暗的“環伺”之下,步步往前,想了想道:“玄女娘娘,你覺得雷神背叛天帝是否與九重天最上層有關?畢竟能自由出入此界的神靈,除開沒有自身意志的天帝近衛,只得祂與天帝。”

“有可能。”流羅沒有猶豫,纖美的下巴輕頷,“或許此界藏著登臨彼岸的秘密,乃至道果相關,這才讓雷神起了異心,才讓多位彼岸大人物聯手打入天庭……”

這是她多年以來的猜測和思考。

趙富貴正待再問,微光浮現,眼前已然多了一條通向著地底的道路,層層臺階宏偉,高十丈,寬百二十丈,仿佛巨人為自身修筑,保存得相對完好,似乎沒怎么受到余波的摧殘。

飛遁于上,趙富貴和九天玄女就像兩只跳蚤,階階往下,給深沉的黑暗帶來濛濛光芒,而四周的窺探之意不減反增,越來越讓人毛骨悚然,似乎隨時會遭遇未知的危險。

如此不知深入了多久,前方點點水波蕩漾,泛著金色,將一方界域朦朧呈現,臺階至此而終。

趙富貴與流羅只見一個龐然大物蜷縮于界域核心,每一片金鱗都仿佛天上的星宿,浮動著毫芒,蘊藏著宇宙,但又死寂破敗,已然終結。

這是一條充滿古老與腐朽的真龍,體長看似只得幾十里,但趙富貴卻有著足以用光年來計算的感覺,它雙眼緊閉,生機已斷,只有死亡還在散逸著氣息,足見生前的強橫。

“六天祖龍,這個紀元誕生的第一條真龍,乃仙界第六層的龍脈生出自身意志而化形,想爭天帝之位不得,試圖掀起洪水滅世,被天帝、雷神與我等聯手生擒,想不到一直關押于此。”流羅感慨道,“那一戰,殺得真龍凋敝,自此龍族衰頹,再無力摻合天地間的大事。”

趙富貴走到六天祖龍面前,仰視著祂高如山峰的頭顱,遙想著當初天帝步步登臨九天至尊之位的恢弘歷程。

祂不知打敗了多少天地初分時誕生的強大真靈,擊退了多少企圖至尊寶座的強橫之輩,能得到元始天尊與道德天尊的支持,絕非僥幸,而是自家一點點掙出來!

不愧為腳踏光陰,橫壓一世的天帝!

六天祖龍臉色鱗片斑駁,像是沾染了歲月的塵埃,雙眼緊閉,空無生機,昔日再是強橫,再是恐怖,萬古歲月的侵蝕下,亦難逃壽盡坐化的下場。

流羅正心生感嘆,忽地冒出了一個念頭:

趙洛毫無阻礙靠攏,說明六天祖龍周圍的內層禁法亦是破損,既然如此,祂為何不逃出這里,而是坐困此地,等待壽元的耗盡。

她念頭剛剛迸發,就感覺到一股強橫陰冷的氣息自六天祖龍身上噴薄而出,橫掃四周,那雙緊閉的眼睛陡然睜開,眸子晶瑩,跳躍著兩朵陰綠森冷的火焰!

祂沒死?

祂肉身又誕生了新的靈智?

六天祖龍巨大的嘴巴張開,即將咆哮出聲,就在這時,一只淡金巨掌突兀呈現,憑空按落,壓在了那巨碩的龍頭之上,將蒼白的吐息直接按了回去!

喀嚓喀嚓!

龍軀發出陣陣脆響,拼盡了全力亦難有作用,竟被那只手掌死死按住,狀若泥鰍。

此時此刻,六天祖龍身前站著一位淡金巨人,充塞了此界,而在祂面前,六天祖龍竟有渺小之感,正是趙富貴法天象地所化!

啪!

六天祖龍的身軀陡然破碎,像是風化已久,一道淡淡的身影從內奔出,投向了黑暗深處,僅能隱約窺見它沒有頭顱!

“不朽神軀竟生生腐化了。”流羅看著這一幕,神情略有變化。

趙富貴收起變化,微微笑道:“此地果有異常,我們繼續往前吧。”

流羅沉吟了一下道:“你不怕?不怕下面關押的舊神故鬼皆有如此異變?”

趙富貴負手邁步,含笑說道:

“怕它們?經過了萬古歲月的沖刷,再有異變,也會滅亡或衰落!”

“若是傳說之前,我或許會害怕,但目前已成為天地間有數的大神通者,如果再畏懼這些衰落已久的舊神故鬼,修煉又有何用?”

說到這里,他看向流羅,悠然說道:

“祂們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祂們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那我們的呢……流羅忽地怔怔出神。

相關推薦:艾澤拉斯游俠之王極品玄醫校園至尊強少鄉村透視神醫符武圣皇儒神超級黃金手武道一千年美女的神級保鏢權利爭鋒
广西快3彩经网